胶州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羅娟生命在為居民服務中閃光

发布时间:2019-11-09 00:57:33 编辑:笔名

罗娟:生命在为居民服务中闪光

她走了,走得悄然,走得突然虽然两个多月了,但是柳北区胜利东社区的居民,至今仍不愿相信,因为 在孤儿小何心目中,她是慈母由于从小没有家长管教,小何曾经养成许多不良习惯,是她主动把小何接到了身边,以心治行 ,把每天与小何沟通作为必修课 ,还带小何参加社区各种活动,每逢重要节日给予特别关爱 ,让小何找到了家的温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  在87岁的邓承斌老人记忆中,她是孝女老人还记得,今年5月外出时不慎摔倒在地,是她把自己扶回家中并给换上干净衣裤  在经营着一家保洁公司的付云英印象里,她是挚友付云英难忘自己开始创业时,是她整日奔走为付云英协调各方关系,常 常汗水湿透衣衫  在78岁的张唯潮老人看来,她是守护神 去年自己被药贩子欺骗,是她趁着骗子上门之际杀 到家里,帮老人讨回公道和药钱无论何时有事找她,她都会第一时间赶到你面前来帮助你  因为她的从来都是24小时为居民开着,直到2013年7月30日上午 胜利东社区副主任张翠香难过得说不下去了  是的,她,罗娟,从来有求必应,但这次,却真的走了  罗娟,曾任柳北区胜利东社区党总支部书记、主任,曾荣获自治区级、市级优秀共产党员,柳州市创先争优十大先锋人物 等称号;她把一生奉献给了自己喜爱的社区工作,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真正做到了她自己曾经 说过的 :为居民解忧而生,为居民服务而死   逼自己博底为社区解难  让时光的轮轴回转到2003年那一年,41岁的罗娟第一次以社区党务协管员的身份来到柳北区胜利东社区工作由于工作出色,罗娟在社区居民的推荐下,成为胜利东社区的党总支部书记和主任  用社区联络员周洁苑的话来说,罗娟做这个社区主任太博底 了 她会在凌晨4时起床,独自冒着瓢泼大雨和齐腰深的积水去检查嘉和名庭等小区排水管的情况;会在狂风嘶吼的天气里守着一台烧毁的变压器到凌晨2时,直到断电的小区恢复正常用 电才疲惫回家;甚至会自己贴钱给社区建侨联走廊,长期自掏腰包帮助孤寡老人和困难家庭  忘我的工作给社区居民带来的是日益美满的生活,给她自己带来的却是病痛的折磨  2010年11月,为了完成第六次人口普查工作,带领社区工作人员连续奋战了3天的罗娟,昏倒在了办公桌上,被确诊为肝硬化晚期然而,在昏迷24小时后醒来的罗娟,不仅反过来安慰同事们要抛除对她病情的顾虑,还拖着带病的身体在第一时间回到了人口普查工作的第一线直到人口普查工作结束,在跪在地上的儿子劝说下,罗娟才到医院治疗  罗娟的家人回忆说,那段时间罗娟的状况很不好,病痛的折磨让她晚上根本无法入睡,罗娟只能咬牙用枕头垫着靠在床上强 迫自己闭目养神,一个晚上下来,罗娟的衣服总会被痛出的冷汗浸透  让自己霸气给居民幸福  没有什么比居民的笑更让人亲切,也没有什么比居民的幸福更让人温暖这是罗娟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作为社区的书记和主任,她把为居民服务看得比自己的生命健康更重要  2013年6月,辖区居民向社区反映自家的卫生间有脏水溢出,让社区尽快帮忙协调处理罗娟现场查看后估计是下水道堵塞,由于老旧小区没有楼栋负责制,罗娟就自掏腰包请了掏粪车来清理然而,在清理了整整三大车污物后,情况依旧没有改善前段时间由于胜利小区危旧房改造 ,很多重卡车进出压坏了路面 ,加上附近有学校 ,罗主任就亲自找到施工方要求一起修整路面以保证孩子进出安全后来罗主任见到掏粪车清污没有效果 ,就判断是修路的时候不小心把排污口堵了社区副主任裴若愚说施工方表示 ,如果挖开后证明问题是自身疏忽造成的 ,他们甘愿承担所有费用 ;否则 ,费用由社区承担裴若愚说 ,当时社区经费非常紧缺 ,根本拿不出多余的钱然而 ,罗娟表现出了她的霸气,她说:不解决问题 ,居民永远不舒坦挖如果是我的判断错误 ,费用由我自己 承担后来挖开了路面一看 ,罗娟的推断果然是正确的  多年来 ,罗娟就是这样拖着带病的身体、带着敢作敢为的魄力 ,每年在社区调解各种纠纷50多起 ,为社区居民解决了一个又一个头痛的问题  2013年7月29日 ,罗娟下户摔伤她怕耽误工作 ,拒绝了医生的住院建议而在家休养第二天凌晨 ,罗娟因身体不适被送到了医院急救 ,虽然经过医生9个小时的全力抢救 ,罗娟还是于7月30日上午10时30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她在病情加重昏迷前做的最后一件事 ,就是把社区副主任张翠香叫到床前交代社区往后的工作   如今的柳北区胜利东社区依然如往昔般忙碌 ,社区干部们四处奔走 ,进家入户 ,把爱播撒到每一个为居民服务的瞬间 ,就像当初的罗娟一样居民们想念的小巷罗总理虽然不在了但 ,在胜利东社区的每一寸土地上、在居民的每一张笑脸上 ,又何尝没有她的心愿在时时绽放呢 廖冠华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腹泻效果
生物谷药业
小儿咳嗽有痰有哪种专用药疗效好宝宝又爱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