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州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大兴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14家企业已外迁

发布时间:2019-10-09 20:57:26 编辑:笔名

  大兴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 14家企业已外迁

  制衣大户外迁带去三千饭碗

  5月12日,位于大兴区的北京威克多制衣中心生产线外迁河北衡水,这是大兴国家新媒体产业基地中首家完成产业转移的企业。和其他外迁的企业不同,威克多搬迁后空置厂房被改造成创业孵化产业园。

  《法制晚报》近日探访京冀两地发现,外迁不仅给衡水当地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两地生产和研发的协同发展也让威克多成功实现了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并开创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实践经验。

  探新家 流水线无缝对接员工宿舍获好评

  河北衡水桃城工业新区距大广高速衡水收费站仅5公里。园区里三分之一的面积都是草坪和园林景观,水系从草坪中穿流而过。其中几栋深红色的大楼十分显眼,这是威克多新建的工厂,总建筑面积28万平米。

  迁至衡水后,威克多制衣中心正式更名为河北格雷服装股份有限公司。这里的厂房由三幢大楼组成,从布料仓储到制作流水线,再到成衣仓储,实现了无缝对接。

  261间员工宿舍也分布在这三幢大楼里,每间约20平米,为五人间的上下铺。

  7月2日,探访时正巧遇到女工杨如意下班回宿舍。她已经在威克多干了快3年,刚从大兴搬迁过来1个多月。和在大兴的员工宿舍相比,现在的宿舍空间大,还有独立卫生间和新空调,“下班后回到宿舍舒服多了。”杨如意说。

  搬家记 早就意识到危机主动外迁谋转型

  北京威克多制衣中心曾经是大兴区的纳税大户,坐落于大兴新媒体产业基地金苑路。

  这家企业成立于1994年,20年来从小作坊发展成为集高级成衣设计、研发、生产及销售于一体的现代化服装企业,员工有2400人,去年全年实现利税1.6亿元。

  威克多的外迁并非被迫转移。“威克多是劳动密集型服装企业,从2012年开始,我们发现人力成本上升的趋势越发凸显。”河北格雷服装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龚立超向讲述。

  一次偶然的机会,威克多公司董事长蔡昌贤参观瑞士的一家制衣工厂时发现,瑞士的工厂里有很多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他们的家就在工厂附近。

  “他们聊天时告诉我,这不是工作,是事业。这一点触动了我。”蔡昌贤想到威克多工厂里的工人大多数是还未成家的年轻人,等到适婚年龄,他们不会留在北京安家,因此每年春节过后都会流失30%的工人。

  蔡昌贤开始考虑工厂外迁,最终在北京周边多个市县里选择了衡水。

  董事长亲自算账多举措鼓励搬迁

  起初外迁并不顺利,员工们不少人离家打工,就是奔着大城市来的,现在又让他们回到地县级城市,很多人不能接受。“我们想了很多鼓励办法。”蔡昌贤说,比如按工龄等发放安家费、补助6个月工资,在衡水的产业园还配建了幼儿园、小学、中学、宿舍和食堂。

  蔡昌贤还亲自给员工算账,“你们在北京和衡水薪水相同,但消费不一样,你们在衡水一定能存下更多钱。”

  这话不假。搬到衡水已一个月,杨如意的工资才花了10块钱。“以前在北京,下班后去超市买点东西,周末逛商场,一个月的工资剩不了多少,搬到衡水来了以后,吃住在厂里,花钱的地方少,这样下去一年就能存好几万。”杨如意说。

  今年5月,威克多开始外迁。生产线全部迁往衡水,全面实施技术装备的升级改造,生产线新上了一批来自意大利、德国、美国等国际领先的高端服装生产设备,还引进了先进的人才和技术、优化服装版型、改进缝纫工艺等。

  截至目前,已有500多名员工转移到衡水。衡水市政府还免费提供了固定大巴,每周接送员工来往于北京与衡水之间。

  看影响 提供三千“饭碗”或带动当地产业

  和杨如意不同,女工杨玉兰是这里的新进员工,她是衡水武邑县人。此前她在衡水一家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工厂上班,听说这里工资高、福利好,就来这里上班。

  “以前月薪2400元,每天都要工作11个小时以上。现在早上8点上班,下午5点半下班,一个月挣将近3000元。”杨玉兰说,“这边食堂吃的还干净、新鲜。”

  落户衡水后,威克多为衡水当地带来了3000个就业岗位,初步估计每年能实现年利税1.1亿元。然而对于衡水当地来说,受益并不仅仅只有这些。

  “我们有棉纺产业、服装教育资源的基础和100多家代工厂,却没有拥有自主品牌的服装厂。”衡水工业新区管委会副主任王建旭说,“威克多是国内服装品牌的龙头企业,它带来了现成的机器和技师。我们希望通过它的带动,有更多优秀企业进驻,将衡水的纺织产业重新盘活。”

  12年衡水老员工借搬迁圆团圆梦

  生产部副经理张方玲也是衡水人,她在威克多已经工作了12个年头。从第一个孩子出生一年多开始,张方玲就和丈夫先后离开老家深州去北京当“北漂”,孩子成了留守儿童。缺席了老大的童年是她最遗憾的事。

  “我们知道在北京永远也买不起房子,前几年攒了些钱在衡水先买了一套房子,打算几十年后回去养老住。”张方玲说话时掩饰不住脸上的笑意,“没想到买了房子以后工厂就计划搬迁衡水。能住在自己的家里,还能和孩子在一起生活,这是我一直盼望的生活。”

  张方玲的丈夫一年前也进入威克多做库房管理,公司又分给他们一套两居室的宿舍。

  工厂搬来衡水以后,张方玲迫不及待地把5岁小儿子接过来,送进园区的格雷幼儿园。她打算等老大中考完把他从深州接来,到衡水上高中,“到那时全家就团圆了”。

  “以前都是节假日才能见到孩子,现在我每天一下班就能见到儿子,听见他趴在我耳边叫声妈妈,什么烦恼都忘了。”张方玲感觉自己现在特别幸福。

  张方玲夫妇的两地账单

  在北京时 在衡水时月收入 约1.8万 约1.8万每月日常开销 1500-2000元 约1000元(厂子包吃包住)

  每年京冀往返路费 约1200元 几乎没有每月和家人联系的费 约200元 不足50元情感“债” 和孩子聚少离多 全家团聚

  访旧址厂房成创业孵化基地

  因威克多的外迁而实现梦想的,还有大学毕业生高伟和洛斌。

  生产线外迁后,威克多的总部和服装设计中心留在北京。空置的厂房被威克多联合其他企业再次投资利用,打造成以服装行业为核心的创业孵化产业园——格雷众创园,鼓励国内外优秀设计师及创业团队入驻创业。

  目前,已经有十几家企业和格雷众创园签署了合同。其中就包括高伟和洛斌创办的摄影培训学院ontime。高伟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洛斌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他们的创业团队由5个科班毕业生组成,主要为专业摄影师、服化师提供短期摄影技术、服化技术培训。

  新进展新媒体产业基地14家企业已外迁

  据大兴区国家新媒体产业基地相关负责人介绍,2013年7月,基地搬迁腾退工作正式启动。截至今年6月底,已经有14家企业完成外埠搬迁,37家企业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升级,预计2017年完成园区内所有企业产业结构调整升级。

  基地一方面腾退非首都核心功能的产业,另一方面还着眼推动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以新华、央广购物、中国搜索、星光影视园等为代表的文化创意企业发展迅速,率先为产业成功优化做出了榜样。

  文/任一陆

  旧址

  威克多的设计中心仍留在大兴(左图,摄/郭谦)老厂房已装修,准备迎接新的创业团队入驻(右图,摄/法制晚报吴海浪)

  新厂

  威克多的生产线搬至衡水桃城工业新区(左图),整洁的员工宿舍大楼也在园区里 摄/法制晚报吴海浪

爱情笑话
手游资讯
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