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州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仙凡诀 第四十章 索命之瓮请君入

发布时间:2019-09-24 15:43:40 编辑:笔名

仙凡诀 第四十章 索命之瓮请君入

此时的王晓果断地进行着反袭杀,与红衣老者大战时,他明明感觉到四股不弱的气势逼近,照现在看来,其中两股属于李花两家,那么剩下的两人是谁,王晓想不明白。

抛开杂念,王晓全身心的投入战斗,他一次次潜入林间,凭着强大、敏锐的灵觉,隐藏在林间的花家高手在他面前无所遁形,王晓刻意避开花家三位高手,选择落单、走开的花家子弟下手。

就这样,王晓连续击杀了花家众多埋伏的猎手,令花家众人怒不可遏,却又无可奈何,同时,花家寻常子弟都紧张不已,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成为王晓的下一个目标。

几日来,王晓已记不清和追杀的敌人发生了多少次惨烈的战斗,他通常出手迅速,招招致命。

得手后,不做任何停留,迅速退走,寻找下一目标,在这场战斗中,已经分不清谁才是真正的追捕者。

整个过程中,王晓都保持着警惕,灵觉四面铺开,一有风吹草动,便立即弃战逃走。

从开始到现在,王晓已经斩杀了二十多名花家白阶修士,凭一己之力,在重重包围中能做到如此,称得上战果累累,但他也付出了鲜血的代价。

凭借着强大的肉身,王晓几乎没受外伤,不过,接二连三的大战,让他的内伤越来越重,这样下去,他的身体迟早会拖垮。

但王晓知道,他的危险还没有解除,追杀者随时可能从周围的任一角落冒出来,如果他的内伤继续恶化下去,情况对他来说不容乐观。

好在宫保鸡丁帮他吸引了大部分的火力,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时间一长,众人肯定会发现其中的蹊跷,到了那时,只怕王晓的处境会更艰险。

王晓若想摆脱永无止尽的追杀,就必须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李花家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不停的追杀已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决定先解决如影随形的敌人,俩家如影随形,让他没有机会做其他事,王晓明白自己必须尽快除掉他们,才能获得这场战斗的主动权。

念及此,王晓决定给俩家的追兵一记重击,首要的目标便是除去他们派来的三位高手。

这几日下来,王晓一边在林间游走,一边制定了“斩首计划”。

擒贼擒王,斩敌斩首,要暂时解除李花两家的威胁,就必须让他们的追杀主力受创,俩家派来的三位高手理所当然成了王晓的首选。

只要杀了这三人,其余的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俩家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再派高手前来,这样一来,王晓就可以腾出时间来做想做的事。

俩家的三位高手,独战一个,王晓有信心斩敌,以一战二,他只能逃跑,以一战三,恐怕得去阎王殿报道。

三位高手不仅等级高出王晓两重天,对敌经验更是丰富无比,对此,王晓不得不采取各个击破的方法,用智力加武力来打赢这场生死战。

既然敌人呈品字形推进,那么中间的敌人必然最先深入,王晓便决定先选择中间这支队伍下手,至于选这组的另一个原因,则是这队的领头不久前和王晓交过手。

出师不利必定会让红衣老者的心性产生些许变化,找他下手,无疑最佳。

这一日,红衣老者一行人搜索路面时,不时发现点点血迹,他不由得窃喜,这表明王晓可能就在附近。

这些天来,花家众人当然发现了王晓的作战意图,明白王晓想逐渐消耗己方的人手力量,可王晓神出鬼没,让他们防不胜防。

无奈之下,他们索性不管,甚至安排一些花家子弟单独行动,想借此不断消耗王晓的精元之气,逐渐确定王晓所在的准确方位。

如此一来,俩家将搜寻王晓的范围一次又一次地缩小。

可惜,这一次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在魂石中玉棺的帮助下,王晓体内的精元之气一直处于充沛状态。

从一开始,王晓便选择尽量少使用精元之气,就是想通过自己的这一举动,将敌人引上误区,毕竟精元之气源源不绝是他最强的底牌,尤其是在这样的消耗战中。

虽然王晓内伤不断加剧,可他从没有乏力的感觉,整个人在林间依旧生龙活虎。

发现情况的红衣老者打算叫花家另外两个高手一起前来,可转念一想,他又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其一,他还不能确定王晓就在这附近,要是这是王晓的诡计,骗大家收缩在一起后,然后他再从其他方向突围,这时召大家前来,不是正中敌人下怀。

第二个原因恐怕才是他打消呼叫同伴的主要原因,红衣老者想到既然敌人已隐藏不住自己的身形,露出这么大的破绽,肯定是受了极重的伤。

这样一来,不就表明敌首就在眼前,唾手可得,这时候,只有傻子才会叫别人一起来分享这等大功。

想到此,红衣老者立即吩咐手下加快步伐,小心又快速的向前推进,一路追下来,路面的血迹越来越多,血液也越来越新鲜,而他离花家另两队人马也越来越远。

经过一早上的急行军,红衣老者终于有了发现,这时他们追到了一处较高的坡地上,这处坡地前方连接着一片河谷。

在他们眼前出现了一个身穿花家衣服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佝偻着身子,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拖着沾满鲜血的长剑,脚步轻浮,走起路来踉踉跄跄,发丝杂乱,衣衫上血迹斑斑,身后还拖着一条醒目的血痕,显然是受了很重的创伤。

红衣老者大喜,在花家呆了数十年,他当然知道眼前这个人,绝不是花家弟子。

“居然想乔装成花家弟子,凭这点伎俩就想蒙骗过关,未免也太小看我花家人了吧?”

红衣老者在心中暗语,脚步不缓,悄然向王晓靠近,而王晓似乎并没有察觉到。

准确地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就更加让红衣老者坚信眼前这小子已被拖垮,连基本的防范都没了。

见此,红衣老者将最后的戒心都抛向一边

仙凡诀  第四十章 索命之瓮请君入

,朝着王晓的后背就是恶狠狠的一掌,“小兔崽子,去死吧!”

如刀刮来般的强大风劲终于引起王晓的注意,他慌忙转身,整个人都呆滞了,仿佛被这突兀的攻击吓傻了。

他的脸色惨白到了极点,瞳孔瞪到最大,满眼全是惊恐,整个人毫无生机可言。

受此突袭,王晓只能下意识的举剑相迎,他仓促防守的一剑与老人猛然拍出的一掌毫无可比性,战况即刻见分晓。

王晓劈出的剑气和老者拍出的猛烈掌势冲撞在一起,爆发出一团耀眼的光芒。

面对惊涛拍岸一般汹涌而来的掌劲,王晓的剑势就好比茫茫大海中的孤舟,压根无法阻挡狂风暴雨的来袭。

“去死吧!”红衣老者歇斯底里地咆哮着。

红衣老者的攻击势如破竹,无可匹敌,王晓左手中的长剑终于承受不住小山般的威压,掌势攻破他的防守,直接印在了他的胸前。

巨大的冲撞力令王晓感觉胸腹间异常难受,血气翻涌,直逼脑门,喉咙一热,张口喷出一串血花,溅了红衣老者一身,不过王晓的嘴角却生出了笑意。

“为什么……为什么……”红衣老者一掌落毕,整个人却被定在空中,怪异无比。

“感觉怎么样?我的血液还算冰凉吧!”在生死的瞬间,冷言嘲讽往往比恶语相向更能打击人,红衣老者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准确地说他已没有力气来说话。

殷红的鲜血这次是从红衣老者的嘴角缓缓滑出,他的目光慢慢下移,一柄散发着金光的长剑洞穿了他的身体,粉碎了他的心脏。

长剑穿体而过,只余下黑色的剑柄在外,鲜血如泉涌一般喷发而出,血雾蒸腾而起,将红衣老者的红色大袍染得触目惊心。

崇左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漯河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武汉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有网上挂号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客服电话